头条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九钦天 > 第四十五章 医圣
  如果说周夏有百分之八十的魔修在恶洲,那么这些魔修里的大魔头,有百分之八十都聚集在二个地方。
  无法地带和彼岸港湾。
  彼岸港湾相对于无法地带来说,曾经平静许多,因为在这鱼龙混杂的地方,一直有一个王者。
  一个在十二海域以掠夺起家的海盗之王。
  二灾之一的海洋之灾,蒲朗克。
  不过这位海盗之王已经为他近三十年的横行霸道付出了代价,冥渊号被炸了个稀巴烂,人也不知道去哪了,原本还有点秩序的彼岸港湾如今成了名副其实的混乱之地。
  幽深小巷内,有人影脚步匆匆,地上的暗河水沟里,沉浮着几具尸体,不远处的码头阴影里,有巨型硕鼠来回窜动,这些聚集起来的硕鼠,能够在几分钟内分食完一个人,所以就算在这天天死人的地方,也不至于会出现尸体堆积成山的问题。
  在彼岸港湾,能葬在白港的水下坟墓里,其实就是很好的安途了。
  “站住!”
  小巷阴影里走出三五人,盯上了一个缓步行走的黑袍人。
  修为已至下师的刀疤鼠是这一片的混混头子,他盯上这个黑袍人已经很久了,早晚都是在这里出现,去的地方是那血色酒馆的尊贵包厢,天知道那里面有什么。
  最烈的朗姆酒?
  最贵的比舌鱼美味?
  还是那一个个胸脯最大的舞女郎?
  刀疤鼠相信这个人,是上城区那些该死的有几个小钱的老爷,但出门寻欢时不喜欢把保镖带在身边,这么想来,应该也会点拳脚。
  不过没关系,刀疤鼠最近才收拢了二个兄弟,都是下师。
  三个下师,在彼岸港湾,也能从小混混之列挑到势力之列了。
  黑袍人站住脚步。
  “我叫刀疤鼠,这一片是我的地盘。”
  干瘦男子抛动着手上的匕首,刀锋上抹着一层深蓝色,显而易见是剧毒。
  “走别人的地盘,是不是该留下点过路费?”
  干瘦男子笑眯眯的道:“不多,一百个银蛇币就够。”
  不同于周夏的通用货币,因为那位曾经的海盗之王喜欢银蛇币这种只在海域上流通的货币,所以彼岸港湾的交易大多数都是用银蛇币。
  银蛇币和周夏金币的比例,约莫维持在一比一千。
  黑袍人并不说话。
  干瘦男子神色逐渐阴沉,说道:“跟你说话呢,鸟人!”
  黑袍人还是一言不发。
  “该死。”
  干瘦男子眼中凶芒猛涨,手上匕首再次落回手掌之上便狠狠往前一捅。
  在彼岸港湾混,手要快,心要狠,不然迟早会成为水沟里那一具具泡的发白的尸体。
  黑袍人探出手掌,抓住匕首。
  干瘦男子猛然一惊,那股大力竟然不能让他再前进丝毫,可是见到那黑袍人手心往下淌血时,忍不住嘲讽一笑。
  匕首上的剧毒可是他高价买来的,就算是中师中了招也得吃苦头。
  这是哪来的毛头小子,这么蠢?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黑袍人终于开口,声音却很是沙哑:“这毒还行。”
  刀疤鼠一怔。
  他身后的二个下师,脑袋突然毫无征兆的抛飞而起。
  刀疤鼠悚然一惊。
  “大人!饶命!饶命啊!”
  干瘦男子猛地跪倒在地,拼命磕头。
  黑袍人抬起头,不顾满手鲜血,把带着蓝光和鲜血的匕首方才脸旁,猩红舌头轻舔刀锋。
  干瘦男子浑身剧颤。
  “啧啧。”
  有一魁梧汉子从小巷旁走出,咧嘴笑道:“老余,你这模样,还真让人瘆得慌啊。”
  干瘦男子只是回头一眼,便肝胆俱碎。
  那个戴着金边三角帽的魁梧汉子,在整个彼岸港湾,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他甚至把自己的悬赏令挂在了赏金楼的楼顶。
  “船……船……”
  刀疤鼠舌头都在打结。
  魁梧汉子走至刀疤鼠身侧,低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干脆利落的将他脑袋一拧,把尸体踢到了边上的水沟里。
  “有事?”
  黑袍下的余长生淡漠道。
  蒲朗克大笑道:“那当然啊,赵太平上哪去了?”
  “嘎嘎。”
  尖锐的怪笑声响起,屋檐下面,有一矮小老者贴墙而趴。
  “你怎么跟个猴一样。”
  蒲朗克翻了个白眼,旋即眯着眼道:“赵太平,问个事哈,屠夫沟的海东青,你还有印象吗?”
  赵太平眼中光芒一闪,尖声道:“海东青怎么了?”
  蒲朗克摊手道:“被向清风带到帝都去了,我琢磨着这事不对,段双重就算要在恶洲建传音塔,也轮不到那只螃蟹吧?一个单刃虎怕都没有这资格决断恶洲之事。”
  赵太平怪笑,道:“单刃虎?他算个什么东西。”
  蒲朗克摇头咂嘴道:“别吧,兄弟,那好歹也是和我们其名的上宗啊。”
  余长生冷漠道:“名字倒过来读。”
  蒲朗克眨了眨硕大眼睛。
  有一年轻人从小巷口走出,轻声念道:“原来如此,秦东海,秦三刀的胞弟,了不得,了不得啊。”
  蒲朗克抖了抖身子,骂道:“他娘的,你们这些王八蛋,真是什么都玩,不怕把自己玩死?”
  余长生并不理会蒲朗克,而是望向那年轻人,缓缓道:“我们什么时候动身?”
  年轻人微微沉默,旋即道:“去下半国不着急,这传音塔我们也可以放一放,海东青的事情就让帝都的人去头疼吧。”
  蒲朗克古怪道:“干嘛?我现在还不想和那疯婆娘起冲突,你别想一茬是一茬。”
  年轻人斜瞥他一眼,旋即看向黑袍人,平缓道:“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余长生,你是当年的医圣吧?”
  蒲朗克瞪大眼睛,猛地一拍手掌,骂了句娘。
  赵太平趴在墙上,怪笑不止,道:“你怎么知道他是我师兄的?”
  鬼药大师一生有二弟子,大弟子号称医圣,悬壶济世,小弟子赵太平,误入歧途,成为鬼医。
  蒲朗克以前只知道余长生是个医师,却不知道他竟然是那闻名周夏的医圣。
  余长生抬起头,双眸内尽是斑斑墨绿之色:“医圣早就死了。”
  “唔。”
  年轻人微微点头,指尖跳动着幽蓝色火焰,笑道:“别着急,我只是得知了一个消息,当年的人里面,有一个逃到了岚林域,给魔人当手下。”
  余长生双眸陡然赤红。
  他的柳丰郡地下洞穴.里的六个钩子,只穿了四个人头骨。
  还有二个。
  年轻人舔了舔嘴唇,咧嘴笑道:“走,我刚好有点事想去找白鸿唠嗑唠嗑,你们也一起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