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天气很好,阳光明媚、万里无云,你以为是适合春游吗?不,对林书山来说,这样的天气适合领结婚证。
  “证件都带齐了吗?”
  林书山一脚踏出宋家的门,迫不及待地问宋颂。
  宋颂拿着户口本、身份证等证件,一脸呆滞地看着他,明显不在状态。
  林书山不是陪她回家吃顿饭吗?怎么就拿了证件准备去领证了?还有,他不是还在上学吗?
  “不是,我要考虑一下。”宋颂伸出一只手挡在他身前,想要理清思绪。
  林书山有点无奈,牵起她的手,声音很低:“我以为昨晚我们已经商量好了。”
  宋颂回忆起昨晚,他一边吻着她,一边在她耳旁问她愿不愿意结婚。她当然愿意了,要不然也不会在姜时晏和路棉举办婚礼那晚答应他的求婚。
  可是她没有想到,他口中的结婚竟然是现在进行时,而不是将来。难怪他今天肯陪她一起回家。
  她好像……又被理科大佬算计了呢。
  像林书山这种样貌好、学识高,家世清清白白,最讨长辈喜欢,宋祥涛第一次见他就对他印象非常好,可以说是女婿预备役。这次林书山陪她回家,在饭桌上三言两语就哄骗得宋祥涛心甘情愿拿出户口本,没有丝毫犹豫,甚至满面带笑。
  宋颂当时目瞪口呆,生生有一种“卖女儿”的既视感。
  她也是才知道,林书山这个闷葫芦,平时惜字如金,关键时刻金句一套一套的,口才那叫一个好。
  在此之前,宋颂也见过林书山的母亲,那是个很温柔的女人,与林书山那位张扬有个性的姨妈不同,林母性格更为内敛,说话也轻声细语,具有江南美人的特点。林书山跟他妈妈长得很像,算是遗传了妈妈的良好基因。
  宋颂正胡思乱想着,林书山捏了捏她的手指:“你现在是反悔了吗?”
  “你……你不觉得有点早吗?你还没毕业。”
  “结婚证和学位证并不冲突。”
  “可是,我还没有准备好成为已婚妇女。”
  “不需要做准备,跟现在没有太大的区别,而且你可以名正言顺地行驶各种权利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宋颂词穷了,任由林书山牵着自己的手坐上车,前往民政局,稀里糊涂地领到了两本鲜红的结婚证。
  不同于姜时晏和路棉领证时造成的轰动,他们领证的整个过程都很平淡,平淡中甚至透着一丝云里雾里。
  直到宋颂的手指摸到凹凸不平的钢印时,才陡然反应过来,她和林书山结婚了,是具有法律效应的夫妻关系。
  “看好了吗?看好了就给我吧。”林书山从宋颂手里拿走属于她的那本结婚证,两本放在一起。
  宋颂看到他拿出手机对着两本结婚证拍了张照片,而后翻开封面,对着里面两人的合照拍了一张。最后,他执起她的手,对着两人相握的手拍照,露出她中指的钻戒。
  林书山低着头鼓捣手机,宋颂有点好奇,踮起脚尖看他的手机屏幕:“你要干什么?发朋友圈吗?”
  还没等她看清他发了什么,林书山就收起手机,眼睛注视着她,嘴角扬起的弧度十分明显。
  宋颂努了努嘴,从口袋里拿出手机,她倒要看看他发了什么。
  她点进微信,打开朋友圈,刷新一下,第一条就是林书山刚才发的动态。她以为他磨蹭半天,能发出什么惊世骇俗的文案,事实却是他一个字都没写,简单直接地放出了刚才拍的几张照片。
  “你鼓捣那么久就发了这个?”宋颂鄙视他,“你最起码也要发‘我爱你’之类的表白的话吧?”
  话出口的时候,她就做好了被林书山反驳的准备,谁知等了三秒,他声音低缓地说:“我爱你。”
  说完,林书山笑着补充:“表白是说给该听的人听的,其他人没必要。”
  这个解释满分。宋颂忍了忍,还是没忍住笑出声,这个人一本正经的样子永远搞笑又令人感动,她笑着笑着就忍不住伸手抱住他:“我也爱你。”
  两人旁若无人地在民政局门口腻歪了好一会儿,等宋颂再次低头看手机,发现那条动态下面多了好几个点赞,还有评论,来自她和林书山的共同好友。
  最活跃的要属林书山高三的同桌方弋,他连发几条,足以表示他的震惊。
  “???还没有到愚人节,林书山你在干什么?你疯了吗?”
  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我错过了多少精彩环节,你和英语课代表,你们领证了?”
  “我靠!偏科CP是真的?!”
  大家高中毕业后在不同的城市上大学,大学毕业后更是各奔东西,鲜少联系,彼此并不了解近况,自然没有多少人知道林书山和宋颂在一起了,陡然间看到他们领结婚证的消息,不免吃惊。
  宋颂看到林书山在下面回复方弋,肯定了他的说法:“嗯,偏科cp是真的。”
  方弋回复林书山:“……感觉世界颠倒了,英语学渣和英语天才走到一起了。”
  林书山回复方弋:“你怎么不说数学学渣和数学天才走到一起了?”
  宋颂刚好看到林书山发的这句话,气不过推了他一把:“喂!你反驳方弋为什么要拉我出来挡枪!给我撤回重说!”
  林书山不语,笑着搂住她的腰,在阳光下快意地往前走。
  ——
  婚期一变再变,最终定在春暖花开的四月。
  宋颂原本是想等林书山毕业了再办婚礼,反正结婚证已经领了,婚礼什么时候举办她都不介意。是林书山的妈妈提议,尽早举办婚礼比较好,要是真等林书山毕业,那就得几年以后,太委屈宋颂了。最后和宋祥涛合计,打算今年五一办婚礼。林书山不同意,他说五一举办婚礼的人太多,赶在一块就没意思了。
  婚礼前半个月,宋颂就广发喜帖,邀请亲朋好友前来参加婚礼。
  至于她最好的朋友路棉,宋颂不光发了喜帖,还亲自打电话问她:“婚礼当天你方便过来吗?”
  姜时晏这个憨批去年圣诞节直播发粉丝福利,一不小心就暴露了路棉怀孕的事实,然而他本人并不知情,被粉丝提醒后才反应过来。他一脸懵逼的表情到现在还被粉丝制成表情包到处转发。
  路棉怀孕五个多月,倒不是行动不方便,而是婚礼当天向来热闹非凡,到处都是宾客,推推搡搡、嬉笑玩闹,对孕妇来说不算是舒服的体验。
  况且,宋颂也不确定姜时晏会不会放人。
  自从路棉怀孕,他基本推掉了所有的通告,全程保驾护航,生怕路棉哪里磕到碰到或是身体不舒服。
  人家路家请的营养师都没他尽心。
  上次狗仔拍到姜时晏和路棉逛母婴店,每张照片他的手都牢牢放在妻子腰间,另一只手拎着简单的帆布袋,时不时从里面拿出保温杯、纸巾等东西。
  宋颂的电话打过去,路棉还没有睡觉,正在看孕期知识:“喜帖我收到了,你的婚礼我怎么可能不参加。放心吧,我会去的。”
  宋颂弯唇一笑:“我就知道棉棉小宝贝最好了。”顿了顿,忽然问,“你一个人来吗?”
  “阿晏陪我参加。”路棉说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宋颂就猜到姜时晏不会放心路棉一个人在外面乱晃,果然跟着一起过来了,何德何能,劳烦大明星过来给她祝贺。
  宋颂警告:“让你老公尽量低调一点,不要抢走我和山哥的风头。”
  不过,她觉得自己的话是多余的,姜时晏怎么可能低调得了,媒体恨不得时时刻刻盯着他和路棉。
  ——
  婚礼当天的天气跟领证那天一样好。
  路棉在姜时晏的陪同下,直接到了宋颂家。
  林书山和宋颂的婚礼遵循了传统的中式,满屋子贴着“囍”字,卧室里换上了大红床上四件套,宋颂穿着纯手工刺绣的秀禾服,端坐在床上,头发做好了造型,戴上一顶缀满流苏的凤冠。
  宋颂的伴娘有两个是未婚的同事,另外两个是大学室友,大家看到姜时晏揽着长安路出现在房间里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
  “姜时晏?路棉?你们……怎么会过来?”
  宋颂张开双臂就要迎接路棉,被她笑着打断:“你赶紧坐好吧,接亲的马上就要过来了,别把衣服和头发弄乱了。”
  宋颂只好乖乖坐好,面对大家好奇的眼神,她清了清嗓子:“这两位我就不给大家介绍了,相信你们都认识。”话是这么说,她还是笑眯眯地介绍,“路棉,我初高中同学,也是我的好闺蜜。姜时晏,虽然红了很多年但现在仍然很红的大明星,路棉的老公。”
  路棉穿着米白色的针织长裙,早上有点凉,姜时晏给她拿了件披肩搭在肩头,长发柔柔地披在身后。已有五个月身孕的她,除了腹部隆起,四肢仍是纤瘦,面色白里透红,笑容温婉,可见被照顾得很好。
  她看着在场的姑娘们,微笑着打招呼:“你们好。”
  姜时晏见状,轻拍了下她的肩膀,温声说:“你们聊天,我就先出去了,一会儿再过来找你。”
  路棉:“好。”
  姜时晏走出房间,把门关上,宋颂下一秒就原形毕露,朝路棉招了招手:“棉棉快过来坐。”
  路棉坐在床边,立刻被几个姑娘团团围住,她们很小心地没有挤到她,像是看稀有物种一样看看她的脸,又瞧瞧她的肚子,还问怀宝宝辛苦不辛苦之类的。
  路棉一一满足她们的好奇心:“还好,不算辛苦。除了一开始孕吐有点难受,现在已经好很多了。”
  宋颂叹息一声:“某人可就辛苦了。我记得你上次还说,姜时晏大半夜开车去给你买小馄饨。”
  “姜影帝也太好了吧,将来准是奶爸。”
  “他刚才真的好温柔,视线都没从路棉身上离开过。”
  “我只注意到姜时晏太帅了,第一次离明星这么近,我激动死了。”
  姑娘们七嘴八舌,其中一个忽然说道:“嘘,小声点,我听到外面的动静了。”
  众人噤声,果然听到外面传来混乱的脚步声,还有男人说话的声音,应该是接亲的新郎带着伴郎们过来了。
  姜时晏先一步进来,保护路棉从房间里出来,到一旁的角落站好,免得一会儿生龙活虎的伴郎们闯门撞到她。
  林书山身穿纯黑色西服,领口扎着领结,手里捧着一束鲜花站在门外,敲了敲门:“宋颂,我来接你了。”
  里面不知是谁吼了一句:“什么宋颂,老婆不会喊?”
  哄堂大笑。
  林书山闹了个大红脸,抿了抿嘴,酝酿了许久,始终无法当着这么多的人面喊出那样亲密的称呼。
  方弋一边拍门一边朝里面喊:“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,我们没有在怕的!”
  “这可是你说的哦,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请回答十个问题,答错超过三道就别想进门!第一,新郎第一次见新娘是在哪一天?”
  林书山:“高三开学那天。”
  “别想糊弄过去,我说的是具体时间。”
  林书山回忆了一下:“xxxx年8月31日。”
  “新娘最爱吃的东西是什么?”
  “鸭脖和火锅并列,越辣越好。”
  隔着一道门,伴娘问宋颂:“他说得对吗?”
  宋颂点头,林书山说的是对的。
  接下来的问题,林书山对答如流,中间没有多少停顿的时间,就连宋颂喜欢什么颜色的口红这种直男必输的问题他都能回答上来,什么豆沙色、番茄色、枫叶红,听得门里的伴娘一脸佩服,门外的伴郎一脸懵逼。
  门终于成功打开,伴娘们却挡在门口,齐齐伸出双手:“红包没忘吧?”
  林书山看向身后的方弋,他从怀里掏出提前准备好大红包,挨个发给她们,每发一个就衷心夸赞一句,希望她们不要再出难题了。
  找婚鞋的环节也是完全难不倒林书山,他目光在房间里逡巡一圈,望着墙上粘贴的气球,气定神闲道:“婚鞋藏在气球里。”
  伴娘们:“……”毫无成就感可言。
  林书山从气球里取下婚鞋,单膝跪在床边亲自为宋颂穿上,憋了许久的他还是遵照伴娘们的意思,说出了那句羞于启齿的话:“老婆,我来接你了。”
  ——
  婚礼那天的场景,很多年后宋颂回忆起来都还记得一清二楚。
  林书山博士毕业后当起了古板的大学教授,教数学的。宋颂则如愿升职加薪,从职场小菜鸟变成助理,再到主管。
  不过,她升任主管半年后就跟上司打了一个报告,因为她怀孕了,虽然没有那么快休产假,但是工作强度可能不能像以前那样。
  鉴于她这些年为公司做的贡献,上司表示理解。对了,必须要说一句,她的上司就是她曾经的主管,对她一直很好。
  怀孕这件事不算意料之外。有一天晚上,两人提起生孩子的话题,感觉年龄差不多了,可以要一个孩子。林书山行动力十足,当晚就列了一个完整的备孕计划。在宋颂某次例假推迟超过五天后,他精准地下了结论:“我们有孩子了。”
  宋颂:“???”
  林书山第二天带着她到医院检查,果不其然,她有了身孕。宋颂觉得,理科大佬的思维模式一般人比不了,生孩子都能被他掐算好。
  林母得知这个消息,头一次表现得不端庄,仰着脸笑了许久。她倒是没有让宋颂辞职在家养胎,反而非常尊重当代独立女性的职场规则,让她继续上班,不过要注意身体,她还经常熬各种补汤送到宋颂的公司。
  工作强度没有以前那么大,偶尔还能有半天的休假时间,宋颂对这种状态很满意。
  周四下午,林老师有两节连着上的高代课,宋颂在家闲着没事,于是背着小书包,没跟林书山打招呼,偷偷摸摸地跑去旁听,美其名曰让肚子里的孩子提前进行胎教课,免得以后生出来数学跟她一样差。
  宋颂去得晚,除了前面几排,后面的座位都坐满了。
  跟她上大学的时候一模一样,大家都怕被老师提问,所以选择坐在后排,越是严厉的老师,这种情况就越严重。
  显然,林书山就是那个非常严厉的老师,从来不跟学生玩笑,上课永远板着一张万年冰山脸,经常提问学生,偶尔还会问超出课题范围的问题。学生们叫苦不迭,每次上课都躲在后排尽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。
  宋颂没办法,只能坐在前排。
  这是两个班一起上的课,后面的学生看到孤零零没有同桌的宋颂都惊呆了。这是哪个班的女生?太勇敢了吧,不怕被林老师当成典型抓起来回答问题吗?
  一班同学问:“这是你们二班的学生吗?”
  二班同学回答:“不是,我还以为是你们班的呢。”
  一班同学:“不认识,不是我们班的学生。”
  太可怕了,居然敢来旁听林老师的课,为她的自信和勇气点赞,不过她可能是个学霸,不怕被提问。
  上课铃声打响,林书山两手空空地走进来,既没有带课本,也没有带教案什么的,像是来散步的。
  他一眼看到坐在前面的宋颂,视线顿了顿,表情尽量不露出意外,可眼神还是泄露了情绪。她怎么过来了?也不提前说一声。
  宋颂两手托腮朝他乖巧一笑,而后装模作样地从包里拿出本子和笔,看样子还打算写几行笔记。
  林书山定了定神,提步走上讲台,没有多余的废话,一上来就开始提问,主要是巩固上节课的内容。
  全班噤若寒蝉,低着头希望老师看不见自己。
  林书山扫视了一圈,随手一指,点了靠窗边的一个男生,其他人解除警报,长松了一口气。
  接下来就是冗长的讲课时间,宋颂撑着下巴,前十分钟还假装认真听讲,奈何脑子愚笨,根本听不懂林书山在讲什么天书,再加上怀孕了本来就嗜睡,困意一波接一波席卷而来。宋颂手里握着笔,眯着眼睛,头一点一点地打瞌睡。
  后排的学生们集体眼角抽搐,内心大呼这女生怕是疯了吧,敢在林老师的课上睡觉,她怕是想做二十道高难度数学题!
  然而,更让人惊悚地还在后面,宋颂就这么打瞌睡打了三分钟,实在是撑不住了,手里的笔一扔,趴在桌上睡大觉。她还嫌桌面太硬睡得不舒服,把书包垫在上面。
  整个教室的学生:“……”
  这位同学,用不用给你拿床被子过来?
  林书山背过身去在黑板上写板书,再转身时,就看到宋颂趴在桌上睡着了。他哭笑不得地捏了捏眉骨,果然数学对她来说是最好的催眠剂,课堂上睡的觉永远是最香的。
  同学们正讶异于林老师脸上居然闪过一丝温柔的笑容,他就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,轻咳一声,继续讲课。
  课间有十分钟的休息时间,打铃的声音也没能把宋颂从睡梦中吵醒。下节课还是高代,林书山没有离开教室,坐在宋颂旁边的位置。
  一时间,准备去上厕所的学生都驻足观望,这这这……这是什么情况?
  “不是说林教授结婚了吗?那个……不会是他老婆吧?”
  其中一个女生说的话,可谓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  林书山没管别人是怎么想的,他看着睡得正香的宋颂,眉宇间有着说不出的柔和。他摸了摸她的头发,把身上的外套脱下来搭在她肩上,盖住她整个后背。
  这样一番举动,算是坐实了大家的猜测,那个女孩真的是他们的师母。
  下午的阳光从窗外照进来,被枝叶过滤了一遍,不算强烈,浅浅的落在地板上。林书山深深地凝视宋颂,好奇她做了什么梦,怎么忽然嘴角上扬,笑容那样甜蜜……
  ------题外话------
  想了想,还是写了篇后记,算是画上了一个完整的句号,虽然最后一句用的是省略号,在他们的世界,故事还在继续,但对我来说,故事已经讲完啦,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。
  新文《宋家夫人不好惹》已经开坑了,外表禁欲内里风骚的富二代X人美性子野的社会姐,沙雕小甜饼,喜欢的朋友可以先收藏,一个多月后开始正式连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