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条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农家丑妻 > 番外088 终结篇(13446字,“一生事事顺”)
  “张公公,把父皇扶紧了。”太子声音依旧温和,和平日里一样。
  偏偏皇上听出了其中的威胁之意,挣扎的更加厉害,两个太监几乎压制不住他。
  张公公被皇上那一脚踢的还心有余悸,但还是再次上前,帮着太监扶住皇上,苦劝,“皇上,您先把药喝了,好好睡一觉,醒来就全过去了。”
  皇上双目几乎凸出来,“张德,竟然连你也背叛朕?”
  太子已经走到他面前,“父皇,儿臣得罪了。”
  说完,一手钳制住他的下巴,迫使他张开嘴,把药灌了进去。
  有少许药汁顺着皇上的嘴角流下出,流到张公公的手上。张公公腿一软,跪在地上,大哭,“皇上,您听太子的话,好好的喝药,您的身体才能好啊。”
  一众太医全部低着头,谁也不敢抬头看。
  一碗药灌下去,皇上神智逐渐迷离,他拼命的晃着脑袋,终是抵不住昏沉之意,头慢慢的垂了下去。
  太子把药碗递给一边的小太监,亲自把皇上扶去床上躺好,给他盖上薄被,这才回头,看着太医院众人,“本宫给你们三日,如果治不好父皇,太医院也就没存在的必要了。”
  所有太医身上都冒出了冷汗。
  ……
  翌日,皇上没有早朝,文武百官这才知道了皇上生病的消息,纷纷打听,没有一人听到风声,更不知皇上是得了什么病。
  一时间,人心惶惶,议论纷纭。
  院首一晚上仿佛老了十多岁,不但头发白了,腰身也佝偻了。他从四十几岁便任太医院院首,到现在小二十年了,还从来没有他看不出的病症。
  这次,任由他们这些太医如何诊脉,都查不出皇上的病症所在。
  其余太医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们都是因为在医术上有些建树,才被招如太医院,这也是他们引以为豪的事,这次如果被赶出去了,他们哪里还有脸见人。
  “要不,请战王妃来试试?”
  不知谁说了一句。
  一夜没睡,腰身都弯了一截的太医们一下站直了身体,齐刷刷地看向院首。战王妃医术出神入化,说不定真的能看出皇上得了什么病。
  院首眼中也有了希冀的光,不等别的太医再说什么,三两步进了内室,给一夜未睡的太子行礼,“殿下,不如请战王妃进宫给皇上看病。”
  太子犹豫。
  张公公噗通跪下,“殿下,皇上的身体要紧,还望能让战王妃进宫。”
  他是皇上的贴身太监,皇上如果不行了,他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。
  太子叹口气,“好吧,张公公,你们看好父皇,本宫亲自去请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太子骑马去了战王府。
  不过一刻钟,夏曦快马加鞭的跟他到了宫门口。下了马,一路疾走来到了养心殿,顾不得擦拭额头上的汗珠,示意张公公盖了帕子在皇上手腕上,她坐下把脉。
  一众太医全都伸长了脖子朝里看,见她眉头紧锁,心也跟着吊了起来。
  足足一刻钟后,夏曦才放开手,“能否单独给殿下说几句话?”
  太子挥手,屋内伺候的人全部退下去,门帘也被放下来,挡住了屋中的一切。
  屋内,夏曦压低声音,仅有他们两人能听得到,“殿下可做好继位的准备了?”
  太子缓缓点了点头。
  “皇上中的毒叫罂粟,确切的说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东西……”
  ……
  皇上再次醒来,已经被抬回了寝宫,一睁开眼便看到了秀贵妃坐在床边,挣扎着想坐起来,却发现自己被捆住了手脚,动弹不得,怒声咆哮,“你们对我做了什么?”
  听到这冲破屋顶的咆哮声,站在院中的太医们心又提了起来。
  张公公更是不放心,想要闯进去,被两名太监面无表情的拦下。
  “皇上……”
  秀贵妃掏出帕子轻柔的擦拭他的额头,语气一如既往的柔顺,“您不知道中了什么毒,发起疯来好几个宫人都制不住,我和太子没有办法,才让人把您捆绑起来。”
  “放开我!”
  仿佛没听到他的怒吼,秀贵妃不慌不忙的帮他擦拭完额头,收起了帕子,从袖带中掏出一包东西,放在他的鼻端,里面仿佛有什么东西,吸引着皇上不由自主的凑过去。
  “这是罂粟,是一种能让人上瘾的东西,皇上就是吃了它,才变成这样的。”
  皇上不可置信的抬头,看秀贵妃淡笑着看着他,太子静静的站在一边,明白了什么,“我要杀了你们,我要杀了你们!”
  咆哮声不绝于耳,张公公瘫在地上,头紧贴着门边,“皇上!皇上……”
  秀贵妃不紧不慢的收回纸包,笑看着皇上咆哮,直到他累了,喘着大气停下,秀贵妃才慢慢打打开纸包,用手指沾了一点抹到皇上的嘴边,看着他不可抑制的伸出舌头去舔。
  “据说一旦瘾头上来,人会变得连狗都不如,皇上,您可是九五之尊,不想沦落到那种程度吧?”
  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
  秀贵妃又沾了一些抹到他的嘴边,“很简单,您在退位诏书上盖上玉玺,以后这玩意您想要多少就有多少。”
  抑制住去舔嘴角的冲动,皇上盯着她,阴阴沉沉的说,“你们别痴心妄想了,朕不会如了你们的意的。”
  秀贵妃也不恼,温婉的劝说,“皇上又何必这么固执呢?皇位早晚要传位给太子,如今只不过提前了而已。您退下来,由臣妾陪着您安享晚年多好。”
  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  皇上狂笑,“安享晚年?朕若是盖上玉玺,恐怕明日就没命了吧?“
  “怎么可能?太子怎么说也是您的儿子,他可不想弑父,落一个千古骂名。臣妾给您保证,您一定会长命百岁,安享晚年。”
  “朕不信!你们敢对我暗地里下手,朕不会放过你们!”
  秀贵妃把纸包包好,放回袖带里,“既然皇上如此固执,臣妾也没什么好说的了,那皇上就好好享受这种滋味吧,等什么时候皇上想通了,臣妾再过来伺候您。”
  一天一夜,皇上寝宫里不时的传出咆哮声。
  文武百官都被拦在了宫外,后宫妃嫔们也不能来探望,整个宫里的人陷入惴惴不安中。
  番国皇帝也得到了消息,捋着胡须沉吟了一会儿,起身,说郡主和洛风,“你们陪我去战王府。”
  洛风心疼郡主八个月的身孕,“伯父,若是我们两口子都陪着你去,目标太大,免不了惹人注意。让我媳妇留下,我陪您去,这样就不会有人注意了。”
  他说的也在理,番国皇帝颔首,“也好。”
  两人坐着马车来到战王府门口,下了马车,没用人去禀报,洛风直接往里走,番国皇帝跟在他身侧。
  看门人以为是洛风的朋友,没有阻拦。
  两人进了府后,洛风直接拦住一名下人,“去告诉你们王爷,我在会客厅等他。”
  下人应是,转身飞跑去禀报。
  洛风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领着番国皇帝去了会客厅,还让丫鬟上了茶,完全当自家一样。
  “我和风澈自小光屁股一起长大的,伯父别客气,随意一些。”
  番国皇帝今日真的很随意,大庆国皇帝正在生病,自顾不暇,哪里有工夫顾忌到他?
  风澈进来,一眼看到优哉游哉坐着的番国皇帝,脸色当即不好看了,什么话也没说,扭头又出去了。
  “哎,你……”
  洛风起身想拦住他,这好歹是郡主的亲伯父、一国的皇帝,风澈不能这么没礼貌的。
  番国皇帝捋着胡须笑,“他一定是去拿婚书了,别急,他很快就回来了。”
  果不其然,风澈很快回来,手里拿着婚书,进门后,直接走到番国皇帝面前,把婚书放在他身边的桌子上。这上面盖了玉玺,他撕不得,否则,早在得知那位发病的那一刻他就撕了。
  语气也不好,“这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。”
  番国皇帝笑呵呵的做个请的手势,“战王爷先别恼,听我说几句话。”
  风澈退后几步,与他对面而坐。
  “战王爷可曾想过,就算你们的皇帝退位了,太子继位,就不打无忧小姐的主意了?”
  风澈眯起眼。
  “自古君王多猜忌,就算现在的太子是个温和的太子,谁能保证他继位了以后不会是猜忌的帝王?到时候,他为了拉拢你,想要将无忧嫁给自己儿子,你还能抗旨不成?”
  “既然无忧怎么也逃不掉是做皇后的命,为何不能许配给琪儿?琪儿是你们一手养大的,他心性如何,你们应该知道。且琪儿比无忧大这么多,一直将她疼在心坎里,就算以后成了亲,他只会更加疼宠无忧,这不正是你们希望的?”
  “至于路程确实是远了些,但也有一个好处,就是每年无忧可以回家小住,一个月,两个月,或者三个月都行,总比她嫁入宫中,一年也出不来几次的好。”
  “那不一定”,知道风澈是要让番国皇帝撕了婚书,洛风心里又升起希望。他忍不住插话,“如果无忧嫁给鑫儿,可以一年都住在王府。”
  “此话差矣。”
  知道他一直都想把无忧嫁给自己儿子,番国皇帝趁机打击他,“鑫儿纵然有一个番国郡主的母亲,可他在大庆国的身份也是平民,皇帝想从你们手里抢人,轻而易举。更何况,今日这份婚书太子已经见过,纵然他知道无忧的名字是后来添上去的,可只要我们双方都承认这婚书是真的,他也无可奈何。“
  洛风没了话说,看向风澈。
  风澈脸色很黑,但也知道番国皇帝说的是对的。
  他和夏曦助太子登上大位,虽然有从龙之功,可也让太子心生了忌惮,唯一的好办法是将无忧交给皇长孙萧安,要真的那样的话,还不如……
  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,风澈脸色更黑了,不善的看着番国皇帝,“果然是做皇帝的,最懂得上位者的心。”
  番国皇帝哈哈大笑,“战王爷,您放心,琪儿是唯一的太子,没人跟他争皇位,无忧嫁过去,保准她高枕无忧。”
  “我同意了吗?”
  番国皇帝一愣,随即哈哈大笑。
  ……
  从天明到天黑,再从天黑到天明,皇帝寝宫中不时发出哀嚎声,张公公被叫了进去伺候,却差点被皇上咬掉了耳朵。
  他面色苍白的捂着鲜血淋漓的耳朵从屋里出来,之后,再也没有太监敢再进去伺候,只留有太子一人,守了一天一夜。
  到了第二天天明,房门打开,太子一身疲惫的从里面出来,手里拿着诏书,交给强撑着守在门外的张公公。
  张公公打开,看清上面内容,眼前黑了黑,却也知道皇上大势已去,以后就是太子的天下了。
  “太子听旨……”
  太子和院子里候着的妃嫔,太医和所有的宫人都跪下。
  “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,朕身染重疾,恐不能再处理朝政,现传位于太子,钦此。”
  太子一个头磕在地上,“儿臣接旨。”
  张公公把圣旨合上,双手交给太子,太子接过,站起身,张公公随即跪下。
  太子有条不紊的下令,“母妃,儿臣还有朝政上的事处理,还请您进殿照顾父皇。”
  秀贵妃应。
  “刘全!”
  太子的贴身太监应声,“奴才在。”
  “宣文武百官进宫!”
  ……
  五日后,一切准备就绪,新皇登基。
  番国皇帝趁此机会去了趟平阳县,看望自己的五皇弟。
  过了十几日后,风澈被宣去了宫中。
  新皇在雍和殿见的他。
  此处是新皇临时休息的地方,风澈到的时候,新皇已经让人沏好了茶水等他。
  “战王爷,坐。”
  风澈见礼,谢过,落座。
  新皇亲自给他倒了一盏茶水,看风要起身,阻止他,“我能登上皇位,全靠战王爷帮我筹谋,这杯茶我敬您的。”
  “皇上抬举微臣了,微臣受宠若惊。”
  新皇摆手,“战王爷在我面前何须如此遮掩,我们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,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能不清楚?今日朕宣你来也不是为了别的事,是想替安儿求娶你的宝贝女儿无忧,战王爷可不要推辞。”
  还真被番国皇帝说中了,风澈心里微沉,面上却适时的露出讶异,“皇上不记得忧儿和琪儿已经定亲了吗?”
  新皇被他说的一愣,目不转睛的看他的神情,见他不像是说谎,试探着开口,“什么时候的事?朕记得那日的婚书上没有无忧的名字。”
  “那日是没有,因为微臣不同意这门亲事。毕竟从名义上来讲,琪儿是我的义子,哪有妹妹嫁给哥哥的道理?而且从年纪上来说也差了不少,我女儿那么优秀,应该找个年岁相当的……”
  说到这,被新皇打断,“战王爷说得对,朕也是如此想的,刚好安儿和无忧只差五岁。”
  风澈叹口气,“可是,王妃不这样想。她将琪儿从小养大,比对我的感情还深厚,这么多年她一直挂念琪儿,劝我让忧儿嫁给琪儿。你也知道,我们府里是王妃做主,她说的什么话我都听,这件事自然也不敢逆着她来,便在婚书上签了字。皇上如果不信,臣可回府把婚书拿来,您亲眼看看。”
  话说到这个份上,新皇知道风澈定然在婚书上签了字,就算拿来看了也于事无补,反而显得他小心眼了。
  “这倒不用,朕信得过风爱卿,是安儿没福气娶无忧。”
  “皇上说的哪里话,无忧被我们两个宠惯坏了,没有规矩,还不懂的天高地厚,谁娶了她以后都得头疼。微臣也是考虑到这方面,才同意了让她嫁给琪儿。毕竟是我们的养子,以后要是敢对忧儿不好,我们两口子直接打到番国皇宫去。”
  新皇哈哈大笑。
  ……
  四年后,八月十四。
  十数骑快马进了京城,直奔战王府。
  福伯一早就在府门口等着了,听到马蹄声,看过去,见是琪儿。
  他高兴的见眉不见眼,等人到了面前停下马,立刻笑呵呵的上前去,“少爷,您回来了?”
  不知情的人听到这句问话,还以为琪儿只是出了趟远门。
  “回来了,福伯。”
  回着话,琪儿从马背上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他,“这是我让太医制的药丸,补神养气,您拿好。”
  “哎哟,老奴谢谢少爷。”
  说完,借拿盒子的工夫低声告诉他,“王爷在门内设了埋伏,少爷要小心一些。”
  “多谢福伯。”
  福伯让开身体,琪儿仿佛不知道门里有埋伏一样,大步往里走,后脚刚踏进门槛,一柄长剑带着劲风袭来。
  琪儿躲过,迅速抽出腰间软剑攻了回去。
  袭击的人是平阳县那边训练出来的暗卫,武功不低,且招招都是致命的招数。
  琪儿沉着应战,不过一炷香的工夫便将人打败,继续往前走,刚进入长廊,又遭遇了一人袭击……
  从四年前,番国皇帝替他求娶了无忧开始,他每年回来都会受到如此的待遇,琪儿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  风澈和夏曦坐在花厅里喝茶,旁边摆着沙漏,风安来报说琪儿已经闯过了第一关,风澈看了一眼沙漏,比去年又进步了一些。
  一连闯了五关,琪儿才到了正院前,无忧已经笑吟吟的在院门口等他了,看到他身影的那一刻扑上前去,“哥哥!”
  琪儿收起手中软剑,正好接住她扑过来的身体,忍不住露出笑意,“小心些,别摔到了。”
  风护在一边脸色不善的看着他。
  琪儿将无忧扶稳,笑着招呼他,“小弟。”
  风护哼了一声,没应答。
  琪儿也不在意,拉着无忧的手走过去,想揉他的头,风护偏头躲过,又朝他哼了一声,转身朝花厅走去。
  他才不想理会要抢走他大姐的人!
  到了花厅门口,琪儿放开无忧的手,走进去,“娘,父王。”
  “想着你今日能回来,我和你父王等半天了。”
  夏曦笑着说。
  “让娘和父王挂心了。”
  风澈和风护如出一辙的哼了一声。
  夏曦笑看他一眼,说琪儿,“累了吧?你先回去休息,有什么话等你休息好了再说。”
  琪儿应下,退出花厅。
  无忧想要跟着去,被夏曦叫住,“你不是说想要给琪儿做几道好吃的菜吗?去吧,母妃和你父王也跟着沾沾光。”
  对于她和琪儿的亲事,夏曦和风澈并没有隐瞒,一早就告诉了她,他们还告诉她,如果不愿意,就当做是权宜之计,等皇太子萧安娶了正妃以后,这婚约就能解除。
  无忧当时是这样说的,“除了皇太子,还有其他皇子,皇上既然打定了主意,定然不会罢休。既然我怎么都是嫁入皇家的命,还不如嫁给哥哥。”
  知道她这是愿意,夏曦没有再劝,反正无忧年纪还小,距离她出嫁还有好多年。
  一说起这个,风澈就心塞,自己娇养长大的女儿一次菜都没给自己做过,却先给那个臭小子做了。
  “我学了好几道,有父王爱吃的,有母妃爱吃的,还有小弟爱吃的,我这就去厨房,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。”
  把他放在了第一位,风澈的心稍微熨帖了一些,嘱咐,“小心些。”
  无忧笑应了,翩翩然出了花厅。
  看着她愉悦的背影,风澈心里又不好受了。
  都说女大不中留,他的女儿还没大呢,就已经要留不住了。
  看他表情,便知道他在想什么,夏曦笑着摇头,说风护,“护儿,陪你父王下盘棋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琪儿回了院子,吩咐人备了水,沐浴过后,穿了里衣,躺下便睡觉了。
  这次有重要的事情要做,十几天的行程愣是被他压缩成了八天,马几乎都要被跑死了。
  一觉睡醒,天色已经暗下来,院子里一点声音也没有,他慢慢坐起身,“来人!”
  门被打开,下人进来,掌上灯,“少爷,王妃说您要是醒了,就直接去饭厅,无忧小姐做了您爱吃的菜。”
  无忧做的!
  琪儿快速的起床穿衣,收拾好了自己,脚步飞快的去了饭厅。
  走进去,便察觉到气氛不对劲。风澈和风护拿着筷子迟迟不下手,无忧笑眯眯的看着两人,听到动静回头,见是他,眼睛一下亮了,“哥哥,快来,我做了你爱吃的菜。”
  风澈和风护也同时看过来,两人的表情如出一辙,都是松了口气。
  琪儿仿佛没有看到,毫不犹豫的走过去,在风澈下首落座。
  无论他在外面是什么身份,在府里都是风澈的养子,每次吃饭都是坐在风澈下首。
  风澈放下筷子,“难得”的关心他,将放在他面前的一盘菜端到琪儿面前,“这也是你爱吃的,快吃吧。”
  风护也摒弃了前嫌,和风澈一样放下筷子,把自己面前的一盘菜也殷勤的端到琪儿面前,“大哥,这是大姐特意为你做的,你赶快吃,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  夏曦笑着摇头,不参与他们的事情。
  无忧这时挨着琪儿坐下,拿起他面前的碟子,用公筷给他夹了菜,递到他面前,“我知道哥哥一路上辛苦了,我亲自去厨房做的这些菜,哥哥不要嫌弃,多吃些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琪儿拿起面前的筷子,夹了菜放进嘴中,不紧不慢的嚼着,神色没有一丝异常。
  风护看看风澈,再看看琪儿,忍不住把自己刚端过去的菜夹了一些给琪儿,“大哥,你尝尝这道。”
  琪儿也吃了,吃的津津有味。
  风护傻掉了,大姐做的菜各种调料放的很多,他和父王本想给面子的吃一些,可太难吃了,根本咽不下去。他只吃了一口,这一辈子就不想再吃大姐做的菜了,大哥是怎么咽下去的?
  “好吃吗?”
  无忧双手托腮,笑眯眯的问。
  “好吃。”
  无忧眉眼都弯了起来。
  风澈颇为嫌弃的看了琪儿好几眼,看不起他这谄媚的样子。
  明明是那样难吃的菜,偏偏像吃了什么山珍海味一样,有本事,把这几盘菜都吃了?看不把你吃吐喽。
  “这是娘做的,你尝尝。”
  夏曦看不下去了,夹了她做的菜放入琪儿碟子中,顺便给了无忧一个眼神,让她适可而止。
  这个丫头心里存了什么心思,她还能不知道?但琪儿一路赶来,风餐露宿,肠胃本来就不好,要是把这些全吃了,可真要生病了。
  接受到了自己母妃的眼神,无忧依然还是笑眯眯的,“父王和小弟既然不愿意吃我做的菜,我以后再也不给你们做了。”
  “我……”
  风护很想说他吃,可鼓了半天勇气也没说出来,他还小,还是保命要紧。
  风澈是这一辈子都不想再吃自己女儿做的菜了,自然没什么回应。
  端起碗,快速夹了夏曦做的菜放入碗中,大口的吃着,装作没听到无忧的话。
  三盘菜每盘琪儿都吃了一小半,无忧盛了汤递到他面前,“哥哥再喝口汤。”
  琪儿舌头已经尝不出味道了,接过来一口喝干,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,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  风护是真心佩服他了,能在大姐如此荼毒下还淡然自若的,也只有大哥一人了。
  吃饱喝足,众人移去花厅,夏曦吩咐丫鬟上了茶,让琪儿快喝一些。
  琪儿一连喝了三大盏,喝的风护忍不住捂着小嘴笑。
  “小叔今年怎么没过来?”
  这么多茶水喝下去,琪儿觉得自己能发出声音了,这才开口问,嗓音都哑了。
  “花儿有了身孕了,我给他们捎信不让他们来了,可两人早已出发了,明天中午前一定能到。”
  虎子和尤花成亲好几年了,怕尤花早生孩子有危险,两人暂时没有要孩子。
  虎子是京城、平阳县两边住,夏曦一直没有给他置办宅子,他和尤花住在夏家,夏文和尤氏乐意的很。
  至于五王爷,早在两年前就回去了,无尘则留在了无忧身边保护她。
  一家人说了一个时辰的话,各自散去休息。
  翌日一大早,战王府里的人便忙活起来了。
  每年小姐生日这一天,洛家人、秦侯府的人全都会来,就连洛老爷和秦老侯爷也不落下,十几口人,热闹的很。
  一大早,秦侯爷和风沁带着恪儿就到了,秦老侯爷去宫中还没回来,进了府,看到琪儿,恪儿直接扑过去,“琪儿哥哥。”
  琪儿接住他,揉了揉他的头,“又长高了。”
  “那是……”
  恪儿努力挺高小胸脯,“我要长的和琪儿哥哥一般高。”
  秦侯爷和风沁笑着走近,两人后来一直没要孩子,尽管风沁一直保证她的身体没有问题,再生两三个孩子没问题,秦侯爷却一直没松口。
  “姑姑,姑父。”
  两人笑应。
  洛风一家来的稍晚一些,辰时初来的,洛鑫周身的肉退去了不少,渐渐有了翩翩少年郎的模样,他和自己的弟弟洛森,一左一右扶着静姨。
  是了,郡主又生了一个儿子,洛风想要女儿的心思落空,难受了好一些时日。
  一想到琪儿把他中意的儿媳妇给抢走了,洛风怎么看琪儿都不顺眼,每年琪儿回来都会给他脸色看,今日也不例外。
  琪儿喊他,他也不应,径直从琪儿身边走过去。
  看着他这孩子气的举动,郡主无奈,“甭理会他,他时不时的抽会疯。”
  琪儿笑应。
  虎子和尤花是午时初来的,尤花身子还不太显,纵使如此,虎子也小心的搀扶着她,寸步不离她左右,就算见了琪儿很是高兴,也没忘了先把尤花扶着去坐下,才过来拥抱琪儿。
  秋高气爽,夏曦让人在院子里摆了两大溜桌子,有各种水果,各式糕点,各样菜肴,弄成了自助的形式,谁想吃什么自己弄。
  众人还是头一次看到这种稀奇的吃饭方式,罕见的不行,尤其这些孩子们,直接站在桌子边,边说边吃。
  秦老侯爷和洛老爷、秦侯爷、洛风、风澈坐了一桌,摆着火锅,边喝酒吃肉边说话。
  剩下的女眷加上虎子和琪儿一桌。
  本来虎子和琪儿应该坐在男人那桌去的,可虎子不放心尤花,要亲自照看他;琪儿如果去了那边,秦老侯爷很不自在,毕竟这是一国太子、未来的皇上。
  众人直到天黑才散去,夏曦吩咐下人收拾干净了院子,直接摆上茶水,一起赏月。
  一家人说说笑笑到了戌时。
  风澈今日喝的微醺,此刻有些上头,正欲让夏曦搀扶他回主院,听到琪儿开口,“娘、父王,我有话要对你们说。”
  风澈到了嘴边的话咽回去,眯眼看他,“说!”
  “十月份我登基,我想在那一天同时迎娶忧儿。”
  花厅内落针可闻。
  风澈瞬间酒醒了,冷冽的眼睛阴阴沉沉的盯着琪儿。
  风护也面色不善。
  昨晚上才对琪儿的改观,尽数退出脑中。他大姐今年才十岁,怎么能嫁人?
  夏曦也面露讶异。
  无忧也是愣怔了一下,随即小脸上涌上了笑意。
  “你再说一遍?”风澈的声音仿佛结了冰,听到的人都忍不住齐齐打了个寒颤。
  来的时候就料到了会是这种情况,琪儿起身,朝着风澈和夏曦直直跪下去,跪的笔直,“我已二十岁,到了该娶妻的年纪,还望娘和父王成全。”
  风澈微微弯身,目光与他齐平,一字一句,咬牙切齿,“你,可以娶别人!”
  拐走他女儿他认了,谁让自己处在这个位置上。可,没有说要这么早啊!他的女儿才十岁,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!
  看到了他眼里的火苗,琪儿却丝毫没有退却,“继位以后,我便是帝王,如果没有皇后,会成为天下人的笑柄,还望父王体谅。“
  “你少给我说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,你怕成为天下人的笑柄,我风澈就不怕?我是没钱还是没权?这么早就把女儿嫁出去,天下人就不笑话我?”
  “没人会笑话。”
  琪儿目光平静的与他对视,“世人皆知,我和忧儿订了婚约,如今只不过是提早完婚而已。”
  “我不同意!要么,你就等无忧及笄了再来娶,要么,你就退了这亲事,二选一。”
  无忧张张嘴,想要说话,被夏曦制止住,风澈现在正在气头上,她要是开口,无异于火上浇油。
  “我来时,下聘的队伍也跟着出发了,再过几日他们就能到!”
  “你……”
  风澈一边揪住琪儿的衣领,恨不得打他个满脸开花,“你给我起来!”
  琪儿被他拽起来,踉踉跄跄的跟着他往外走,无忧和风护想要跟上去,被夏曦喝止,“这是你父王和你大哥的事,你们两人别过去!”
  风澈心里有火,自然不会手下留情,琪儿也许一开始会被动挨打,可若是抗不过去了,就会还手。
  如果风澈胜了,琪儿娶不走无忧;如果风澈败了,风澈不会希望无忧和风护看到的。
  “母妃……”
  无忧有些担心。
  夏曦摸她的头,“放心,他们有分寸的,倒是你,想嫁还是不想嫁?”
  无忧抿唇,没回答。
  夏曦知道她的答案了,轻叹了一口气,拉着她坐下,“皇家不比府中任性为之,你要考虑的事情很多,你当真愿意这么早嫁过去?”
  她不会干涉女儿的决定,但也不希望女儿这么早嫁过去。
  “哥哥说得对,他继位之后若是没有皇后,会被天下人耻笑的,母妃放心,一切我都心中有数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后院,练武场。
  风澈出手毫不留情,一下一下全打在琪儿身上,琪儿都受了,一声没吭。
  隐在暗处的龙卫看主子挨揍了,急的不行,却又不敢现身出来。
  “你以为不还手我就软了心,让你把忧儿娶走?你做梦!”
  风澈又是一拳招呼过去。
  沉闷的声音响起,琪儿忍不住哼了一声。
  “还手!”
  “父王年纪大了,我怕我还手,您吃不消!”
  “你说什么?”
  风澈气的热血上涌,他还不到四十,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,竟然被说老了。好,很好!
  又是一拳挥过去,自然是朝着琪儿身上。
  若是打在脸上,夏曦会心疼的。
  都是习武之人,知道打在哪里会让人疼的受不住,风澈专门往这些地方招呼。
  琪儿被打的连连后退,身体摇摇欲晃,眼看着就要撑不住。
  风澈依旧没有停手,他才不会对一个要抢走他女儿的东西手下留情。
  “父王……”
  琪儿一连后退了几步后停住,“父王,前面十招是儿子让您的,接下来儿子要还手了。”
  “尽管来!”
  “儿子得罪了!”
  琪儿拉开了招式,与风澈缠斗在一起,两人武功相当,打的激烈,惹了府里的下人都来观看。
  虎子也听到了动静,让尤花在屋里好好坐着别动,他跑了过来。看两人打的上下翻飞,难分难解,兴奋的睁大了眼睛,一会儿给风澈喊号,“姐夫,揍他,揍他!”
  一会儿给琪儿加劲,“琪儿,攻他下三路……”
  府里下人本是默默的看着,后来受了他的感染,也跟着喊号,就连风安和风忠也不由自主的加入进来。
  福伯喊的最大声,“王爷,加把劲,少爷,加把劲!”
  夏曦自然也听到了声音,知道两人还没打完,也没打算来劝阻,示意无忧和风护继续下棋,她在旁边观看。
  这一架打了足足半个时辰,喊号的人都累了,两人才分出胜负。
  看着自己被钳制住的手脚,风澈脸色很是难看,练武场周边也瞬间静了下来,众人都不约而同的屏住了呼吸,有胆小的甚至捂住了自己的眼。
  完了,少爷完了,少爷竟然不长眼的赢了王爷,他以后是不想再回王府了!
  福伯张了几次嘴,愣是一个字没发出来,虽然他给少爷喊号,可没让少爷赢王爷啊。
  少爷也真是的,莫不是忘了王爷既是他的父王,也是他未来的岳父?他不但不知道讨好,反而还赢了王爷,也不知道他这些年的太子是怎么当的?
  琪儿微微卸了力气,风澈趁机挣脱出去,反手就攻了回去,琪儿借势一连后退了好几步,看上去就向是被风澈逼退了一般。
  琪儿堪堪停住。
  风澈双手负去身后,哼了一声,眼神扫过练武场边上的下人,“都不想睡觉了是不是?那就去蹲一个时辰的马步!”
  没等他声音落下,下人们一哄而散,转眼都没了踪影,就连福伯都没有留下来伺候,跑的比年轻的下人还快。
  虎子看的还有些意犹未尽,不过他也察觉到了风澈的不高兴,没敢在这个时候惹他,也跟着识趣的跑了。
  练武场边重新恢复了寂静。
  “父王,您这下可否放心让忧儿嫁给我了?”
  …………
  “哥哥。”
  无忧探进头来。
  琪儿慌忙把衣服穿好,把手里的活血化瘀的药不动神色的收好,“进来吧。”
  无忧推门进来,手中端着一个托盘,盘上是一碗热气腾腾的汤,“我刚去厨房给你和父王熬了汤,哥哥快趁热喝了。”
  想到她做的菜的滋味,琪儿从心里往外冒冷意,面上却没任何异样,“好。”
  无忧走到桌边,将托盘放在桌子上,而后把汤端去他面前,随即坐下,双手托腮,漂亮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。
  琪儿不知为何,面孔微微发热,忙掩饰性的低下头,拿起汤羹,舀了一勺汤慢慢喝下去……是他喜欢喝的汤!也是他喜欢的味道!
  “好喝吗?”
  琪儿又喝了一口,才缓缓点头,“很好喝,忧儿手艺很好。”
  无忧眉眼都弯了起来,安安静静的看着他把一碗汤喝完,等琪儿察觉到不对劲,他已经完全动不了了。
  “忧儿?”
  无忧还是刚才的姿势,笑颜如花,“哥哥别害怕,我只是有几件事想要问你。”
  她眼中都是自己的影像,琪儿微皱的眉头舒展开,放松了自己,带了隐隐笑意,“忧儿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!”
  “哥哥的后宫中以后还会有别人吗?”
  “不会!”
  琪儿回答的斩钉截铁,从他想要娶无忧的那刻起,他就没想过再娶别人。
  无忧显然对这个答案很是满意,眉眼弯的更好看了。
  “我不懂宫中的规矩,以后……”
  “宫中只有你一人,一切自然是你做主,你说什么规矩便是什么规矩。”
  “可是,我还小,你都二十了,等我及笄还有好多年,你就不怕文武百官有意见,不怕皇伯伯给你压力?”
  “不怕,登基以后我就是帝王,文武百官要是有意见我便罢了他们的官,父皇要是有意见,可以再纳几名妃子,他自己去生孩子。”
  “成亲以后,我想陪你半年,陪父王和母妃半年。”
  “不行!登基以后我便是帝王,以后轻易回不来了,你可以将父王和母妃还有小弟接过去,我们一家在番国团圆。”
  无忧嘟嘴,“不行,我就要回来住……”
  看着她软萌萌的样子,琪儿几不可闻的叹口气,退了一步,“每年可允你回来两个月,多了不行。”
  他一个人在宫中,少了她的陪伴也很寂寞,两个月已经是他的极限了。
  “好吧。”
  无忧勉为其难的接受,能争取两个月是两个月,再说了,以后谁说了算还不一定。她回来了以后不回去,哥哥还能派人把她抓回去?
  此时的她没想到,琪儿还真是说到做到,以后的每年她回娘家,只要到了快回去的日子,龙卫就会出现在她的面前提醒,如果她还不回去,他们就会把她悄悄带走,连风澈和夏曦都没辙。
  ……
  主院,夏曦一边帮着风澈涂抹活血化瘀的药,一边摇头,“你呀,又是何必?琪儿也有他的难处。”
  风澈的脸拉的老长,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会败到那个臭小子手上,“当初我们就不应该答应这门亲事。”
  知道他说的是气话,夏曦也不反驳他,而是迂回的劝说,“放眼天下,能配得上你女儿的有几个?”
  这话听得风澈心里熨帖,他风澈的女儿,就应该是最好的。
  软了口气,“我也不是说这小子不好,只是忧儿……”
  “无忧说自己去问,如果琪儿答应她只娶她一人,且以后让她每年都回来,她便嫁。”
  “她真的这么说?”
  “你自己的女儿你还不知道什么性格,她表面看起来人畜无害,实际上主意大的很。你呀,就别操心了。”
  “我能不操心吗?我女儿好好的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!这也就是你养大的儿子,要是别人的,我一准将他打的不敢再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十日后,番国下聘的队伍到达京城。
  番国户部尚书亲自来的,带着户部的一众官员。太子下聘,非同小可,他们不敢掉以轻心。
  足足有五十辆马车,加上随行的官员,浩浩荡荡的,十分壮观,还没到达城门口,便引起了人们的注意,纷纷看过去。
  守城们的兵士更是不敢大意,派了人过去看,得知是番国太子来战王府下聘的,立刻飞跑着去宫中禀报。
  新皇得知,让他们打开城门,放人进城。
  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战王府所在的街道上,户部尚书吩咐所有的马车停下,他和一众官员也从马车上下来,整理好了衣冠,走去战王府门前。
  琪儿和还有福伯站在门前,福伯直到今日才知道琪儿这次回来是娶小姐的。他心里有些埋怨琪儿,小姐还小,这么着急做什么?
  户部尚书和一众官员给琪儿行礼,“太子殿下。”
  随后又朝着福伯拱手。
  宰相门前三品官,户部尚书不敢小看福伯,更何况还是太子的家里的老仆。
  “卸下来吧。”
  户部尚书应是,转身回去,吩咐人小心的卸下来,让人抬过去,足足卸了多半个时辰,一直从战王府门口排到了路口。
  围观的百姓一开始还惊呼,到后来就光剩张着嘴惊叹了。
  别说皇子娶亲,就是本国皇帝娶亲,他们也没有见过这么大的阵仗,番国太子这是把国库都搬空了吧?
  福伯笑的合不拢嘴,聘礼越多,说明少爷对小姐越在乎。
  户部尚书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让世人对番国另眼相看,当然了,也是太子殿下吩咐的。
  风澈从门内缓缓出来。
  琪儿郑重其事的行礼,“父王。”
  风澈扫过几乎占满一条街的聘礼,没什么表情,“进来吧。“
  琪儿恭敬的应是,吩咐户部尚书,“抬进来。”
  聘礼又一箱箱的抬了进去,又花费了不少的工夫,福伯乐颠颠的登记入册。
  风澈将人领去了会客厅。
  看到是他亲自接待,户部尚书众人有些发怵,说话都斟酌了有斟酌、小心了又小心,唯恐那一句话不合了他意。
  风澈只是走个过场,本就没有多少话说,看到他们小心翼翼不敢说话的样子,也没了陪他们说话的兴趣,看了琪儿一眼。
  琪儿了然他的想法,开口,“你们暂且去郡主宅院中休息一晚,明日再商议大婚事宜。”
  现在已经是八月底,离他十月登基还有一个多月,也就是说,这次无忧要跟着他走,才能赶上他登基的时候大婚。
  户部尚书众人赶忙起身,随着人去了郡主的宅院。
  他们刚走,秦侯爷和风沁便坐着马车匆匆而来。
  风澈没有提前知会他们,他们刚刚听说便赶来了。
  一进府,看到满院子的聘礼,便知道是真的了。
  “怎么回事?”
  风沁直接问风澈,怎么这么早就下聘,距离无忧长大还早呢。
  风澈朝琪儿一抬下巴,“让他给你解释。”
  琪儿将自己想要登基那天同时迎娶无忧的事说了。
  风沁听完,好半天没说出话来。于情于理,琪儿这个要求不过分,可无忧才十岁,就这么嫁过去……。
  “姑姑放心,我不会让无忧受了委屈。”
  仿佛看出了她心中所想,琪儿做保证。
  “可是……”
  对于这个侄女,风沁也倾注了不少的心血,比夏曦和风澈两人还舍不得。
  秦侯爷拍拍她的手,“都已经下聘了,没什么可是了,还是想想送亲的事吧。”
  下聘的阵仗这么大,送亲的时候也不能太寒酸了。
  他的话音刚落,福伯快步走进来,“王爷、侯爷,皇上来了。”
  风澈和秦侯爷对看了一眼,同时起身迎出去,风沁和琪儿则是躲出去找夏曦。
  “风爱卿也真是的,这么大的事情也不提前给朕说一声。”
  “皇上日理万机,这样小事哪能惊动您。”
  “怎么会是小事?我看啊,你是把朕的当成了外人。”
  “臣不敢。”
  新皇在上位坐定,问,“怎么会这么早就下聘,忧儿不是还小吗?”
  风澈把琪儿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。
  “原来是这样。”
  新皇听闻,沉思半晌,“他们下聘就搞出这么大的阵仗,咱们送亲也不能太寒酸了,这样,我让户部尚书亲自带着人去,再命安雄带五千兵士护送,你们家那么亲戚什么的,需要多少马车,朕也让人备好了,绝不能落了下乘。”
  “这太劳师动众了,臣……”
  “就这么定了,等你们商议好了,给朕一个确切的日子,朕命户部做准备。”
  “那臣就谢过皇上了。”
  ……
  五日后,夏家所有人来到京城,又五日后,所有人坐上户部准备的马车,拉着嫁妆朝着边境浩浩荡荡的出发。
  前面是风澈和夏曦带着风护的马车,紧随其后的是秦侯爷和风沁带着恪儿,后面是夏文和尤氏,再往后是洛风和郡主带着洛鑫和洛森,后面的是夏家所有的亲戚。
  户部一众官员跟在后面,再往后就是装嫁妆的马车,整整六十六马车,安雄带着五千兵士走在最后。
  十五日后到了边境,守城的兵士已经得到了命令,也没盘查,直接放他们过去,又过了十日,到了番国的京都,距离琪儿登基还有五日。
  两国户部的人聚在一起,商议大婚事宜。
  风澈让琪儿在京都给他买了宅子,所有的人都去那里住下。
  五日后,新皇登基,同时举行成亲大典。
  二十岁的帝王携着十岁皇后的手,一步一步走到高处,迎接众人的跪拜高呼。
  自此以后,皇帝独宠皇后一人,不纳妃,不封嫔,一直等到皇后十五岁及笄后才圆房。
  琪儿三十岁那年,得了他的第一个儿子。三十五岁,又得了一女。
  心疼无忧生子辛苦,自此没再要孩子,成为天下人的楷模,流传的典范。
  ------题外话------
  故事到此就完全结束了,感谢一路陪伴过来的亲们,因为有了你们的支持,路才能按照自己的预定把这个故事完整的写完。
  自打17年四月份第一本文开始,路已经有三个春节是在码字中度过的,今年终于能在过年以前完结,踏踏实实的过个年了,也能让自己好好的放松一下,更好的构思下一本文。
  不出意外,新文还是种田,正月十五也就是一月二十六号开始连载,希望到时还能看到亲们的身影。
  最后路提前祝各位亲们,阖家安康,春节快乐,明年顺风顺水,事事如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