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条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农女的锦鲤人生 > 第710章 扎心
  两个小丫头哭了一场,在充满安心气息的包裹下,小脑袋本能的拱了拱秦笑笑的胸脯想要吃奶。
  秦笑笑见状,怜爱的贴了贴她们的小脸儿,就让奶娘给姐妹俩喂奶,她在一旁看着,以免她们又哭。
  之前生八月遭了大罪,众人希望她专心养身子就不让她给孩子们喂奶,眼下都过去一个多月了,她早就没有奶了。
  好在两个小家伙习惯喝奶娘们的奶水了,这会儿不在娘亲的怀里也没有哭。一口气喝饱后,她们就困顿起来准备睡觉了。
  秦笑笑将她们俩放在了自己的床上,免得睡醒了见不到人又要哭。
  看着小家伙安然的睡颜,秦笑笑一会儿碰碰她们的小脸儿,一会儿捏捏她们的小手。见她们一动不动任由自己摆布,她忍不住担心她们闭过气去,用手指探探她们的鼻息,确定正常才放心。
  侍女们已经见怪不怪了,有时候轮到她们看护两个小主子,见小主子们一动不动,也会有这样的担忧。
  默默闹闹下学回来,第一件事情就是冲进屋里看望妹妹。
  见娘亲和妹妹们都在,他们蹑手蹑脚的走到床前,先是欣赏了一下妹妹们可爱的睡颜,然后小声的询问各种问题,像妹妹们吃了几次奶,有没有哭,有没有找他们等。
  秦笑笑一一回了,多少会哄一下哥俩,让他们认为妹妹找不到他们,难过的哭了好几回。
  默默听罢,忧心忡忡的说道:“妹妹太小了,咱们说话她们听不明白,这样天天哭,哭坏了怎么办?”
  闹闹别扭道:“两个小傻子。”
  默默不乐意,摆出大哥的架子教训道:“弟弟,你怎么能这样说妹妹?妹妹还小呢,等她们长大了知道我们白天念书,晚上才会回家陪她们玩,她们就不会哭了。”
  闹闹争辩道:“她们就是太傻了,这么多天知道我们白天不在家,自己想一想就能想到了。”
  默默生气道:“都说妹妹还小,她们想不到嘛,你是哥哥怎么能骂她们!”
  闹闹不耐烦的看着哥哥:“所以我才说她们是小傻子,没有说她们是大傻子。”
  默默说不过弟弟,瞪着他不说话了。
  秦笑笑含笑的看着兄弟俩拌嘴,见大儿子又输了,她无奈的摇了摇头:“闹闹,以前你喜欢哥哥蠢,现在又来骂妹妹傻,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最聪明?”
  闹闹看了娘亲一眼,沉默着不说话,算是默认了。
  秦笑笑又好气又好笑,曲指在他的脑门上弹了一下:“自恋!”
  闹闹不懂自恋的意思,困惑的看着她。
  秦笑笑没有解释,问起他们今日在徐府学了什么。
  默默瞬间忘了与弟弟之间的不痛快,小嘴巴叽叽呱呱就将今日所学囫囵着说了一遍,还炫耀自己领悟快,被先生夸奖了。
  “不错不错,能得先生的夸赞实属不易,这阵子你也没有再挨手心板子了。”秦笑笑揉着他的脑瓜就是一顿夸,承诺岁末小考他若是能得甲等,就答应他一个小要求。
  默默高兴极了,拉着她的手又蹦又叫:“娘真好,我最喜欢娘了!”
  秦笑笑怕把两个小的吵醒了,赶紧“嘘”了一声。
  小家伙连忙捂住嘴巴,两只眼睛弯成了月牙。
  “闹闹,你也一样,你不是自诩比哥哥聪明么,若是你岁末小考比哥哥考的还要好,娘也答应你一个小要求。”秦笑笑点了点小儿子的脑门,意图激起这小子的好胜心。
  闹闹不是很在意娘亲的许诺,但是他想证明自己就是比哥哥聪明,于是小脸扳正的说道:“请娘静候佳音。”
  秦笑笑捏了捏他的小肉脸,暗暗叹了口气,迫切的希望哥俩的性子能够中和一下,
  景珩放衙回到府里,见两个儿子又赖在妻子的怀里,他下意识的皱起眉头,冷着脸将他们撵了出去,然后才到床边看着两个熟睡的女儿。
  秦笑笑无语道:“自从生了七月八月,你对默默闹闹的态度就变了。虽然我看不惯重男轻女之人,但是你重女轻男也不行啊!”
  景珩直起身子,一边脱下官服一边说道:“我对四个孩子一视同仁,只是翻年后这两个小子就五岁了,该划个院子让他们搬出去住。”
  秦笑笑一愣:“五岁又不大,咱们的院子够宽敞,让他们住到八九岁的年纪再分出去也不碍事吧。”
  景珩摇了摇头:“像我们这样的门第,男丁满三岁就该与父母分开住了,像他们这个年纪不宜再养在后宅。”
  秦笑笑想到安意院进进出出的都是女子,时间久了确实有可能对他们的认知产生不良影响。加上夜里他们夫妻俩难免闹出点动静,让两小子听着委实不妥。
  想到这里,她不再反对将他们分出去住:“那就年后再分吧,这阵子正好给他们选定院子,再挑选几个合适的人照顾他们的饮食起居。”
  景珩没有意见:“嗯,你拿主意便好。”
  兄弟俩还不知道自己很快就要搬出安意院了,以后睡不着不能随意溜达到爹娘房里,赖在爹娘的床上不走了,也不能再偷偷跑去另一个房间观察妹妹们了。
  因为岁末小考他们决意考出一个好成绩,因此这阵子兄弟俩一个比一个努力,自然没闲心去打听府里为何要修缮另一个不住人的院子。
  这院子赶在入冬后第一场雪降下来之前修缮好了,里面的布置装饰都是秦笑笑根据两个儿子的喜好一手操办,希望两个臭小子看在她辛苦一场的份上,不要使性子不肯搬进去。
  兄弟俩不知道娘亲摸透了他们,这天趁旬假休息,默默特意使人去定国公府,诚意邀请顾西辞来府里玩。
  要问大雪天有什么好玩的,当然非堆雪人打雪仗莫属啦!
  顾西辞收到邀请很是开心,在请示过家里的长辈后,就迫不及待的赶来了。不过他想的第一件事情不是堆雪人打雪仗,而是提出想抱一抱八月妹妹。
  秦笑笑对他每次过来只逗八月,不怎么理会七月的做法很是奇怪,便笑问道:“西辞不喜欢七月妹妹吗?怎么从来没有抱抱她?”
  两个小丫头长得一模一样,小脾气也差不多,在尚不能表现出对小家伙的喜恶之前,小家伙对她们的态度不该是一样的吗?
  顾西辞似乎被问住了,迟疑了一会儿才忐忑的说道:“夫人,西辞没有讨厌七月妹妹,就是、就是更喜欢八月妹妹,再抱七月妹妹不好。”
  秦笑笑越发好奇了,饶有兴趣的问道:“哪里不好?是担心八月妹妹不高兴吗?”
  “就、就是不好……”顾西辞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,急的小脸儿都红了。
  秦笑笑哪会为难一个孩子,见他这样急忙说道:“没事没事,我不问了,八月妹妹正醒着,你跟她说说话就去跟两个哥哥玩儿吧。”
  顾西辞松了口气,待身上的寒意被屋子里的热气烘没了,他才小心翼翼的抱了抱八月。对上八月乌溜溜的大眼睛,他的脸上露出一个羞涩的笑容:“八月妹妹,我来看你了。”
  才三个月大的八月记不住眼前的小哥哥,听到他的声音也只是愣愣的盯着他看,有可能觉得他眼生,也有可能觉得他有趣,倒是没有哭闹不让他抱。
  顾西辞却已经很知足了,在双臂快要抱不住之前,就依依不舍的将八月还给了秦笑笑,小手轻轻地碰了碰她红扑扑的脸蛋儿:“八月妹妹,我给你堆个大雪人好不好?”
  八月听不懂,也无法回应,到了娘亲怀里,又开始昏昏欲睡。
  顾西辞也没有失望,在默默拉着他往外跑时,他用商量的语气说道:“我先堆个大雪人,再跟你大哥二哥一起打雪仗好不好?”
  默默有点不愿意:“咱们先打雪仗,打完了再堆大雪人。”
  顾西辞说道:“打雪仗满院子跑,会把干净的雪踩脏,就不能堆大雪人了。”
  默默看着洁白无瑕的雪地,立马被说服了:“行叭,先堆雪人,再打雪仗。”
  闹闹没有意见,他不爱堆雪人,也不想打雪仗,是被哥哥拉来凑数的。
  双胞胎见爹娘堆过雪人,自己动手还是第一次。兄弟俩费力的在雪地里滚来滚去,滚出来的雪球却怎么也不圆,问题出在了默默身上。
  再次失败后,闹闹忍无可忍,生气道:“哥哥,你太笨了!”
  默默委屈道:“雪球不听我的话,自己满地乱滚,我有什么办法嘛~”
  顾西辞怕他们吵起来,连忙推着自己的雪球走过来:“大哥,这个雪球给你吧,我再推个新的。”
  看着这个圆溜溜的雪球,默默不好意思接受:“这是你的,我不能要。”
  顾西辞大气的说道:“没关系,雪球很好推的,我再推一个就是了。”
  刚被弟弟骂的默默一听这话,顿觉心被扎透了:“我不要你的雪球,你教我推一个像这么圆的雪球好不好?”
  顾西辞觉得推雪球真的不难,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:“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