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条小说网 > 言情小说 > 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 > 第300章 梦到我出轨了,不放心?【二更】
  来人正是冬至。
  他钻过来,隔着一扇车窗,接过冬颖递出来的烧烤。
  闻到烧烤的香味,他乐开了怀,嘴儿清甜:“谢谢亲妈!”
  “让开。”
  “哎。”
  冬至规矩地退到旁边。
  然后,他一手提拎着烧烤,一手举着手机,继续跟弹幕对话。
  “接头成功。助理还有半小时才回来,保证在他抵达之前解决。”
  “想看我妈呀?……那不行,我美人妈低调着呢,你们知道她美就行了……”
  “看后面?后面怎么了——”
  看着满屏的“看后面”,冬至一扭头,好奇地看过去。
  然后,手指一松,手机自由落地,“啪”地一声摔在地面,屏幕碎裂,黑了。
  “冬妈冬妈——”
  冬至僵着脖子,瞪大眼睛,嘴里叽里咕噜地念叨着。
  走下车,冬颖顺势一关门,提醒他,“你妈在这边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冬至立即闭上嘴。
  “哟,又见面了。”
  手指勾着车钥匙,司笙倚在车旁,懒懒地朝冬至挑了挑眉。
  “那个,这个……我,你……”
  冬至过于激动,语无伦次。
  冬颖一掌拍在他后脑勺,“好好说话。”
  “Z神!”
  深吸一口气,冬至兴奋地眨着眼睛,闪亮闪亮的。
  司笙一笑,“叫我司笙就行。”
  “笙姐!”
  冬至不假思索地改口。
  “等等,辈分是不是有点乱?”冬颖拾起地上报销的手机,往冬至兜里一放,然后说,“叫笙姨。”
  冬至一怔,愕然反驳,“妈!她大我不到一岁……”
  下颌一抬,冬颖一瞥司笙,简短道:“叫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冬至满是不忿,却不得不受亲妈胁迫,撇撇嘴,不情不愿地喊:“笙姨。”
  司笙没忍住,“噗嗤”一下笑出声。
  她乐道:“笙姐也行。”
  “笙姐!”
  不待冬颖有所反应,冬至就迫不及待地喊。
  尔后,他一阵风似的凑到司笙跟前,“Z神……不,笙姐,你真的来参加《城秘》的录制啊?”
  “嗯。”
  “我们跟嘉宾私下都见过了呀,你是神秘嘉宾吗?”冬至眨着眼好奇地问。
  “不是。”
  她不过就取代一素人的位置罢了。
  “不是?那——”
  冬至还在喋喋不休。
  倏地,冬颖揪住他的耳朵,把他给拉到一边。
  “冬妈!你不是不反对我追星的吗?!”冬至滋儿哇乱叫。
  “都几点了,打扰人休息。”冬颖警告地瞪他,“赶紧回房间偷吃你烧烤去。”
  冬至理直气壮地反驳,“烧烤有我笙姐重要?”
  “那把烧烤还我。”
  冬颖伸手就去拿冬至紧攥着放背后的烧烤。
  “不,送出去的东西怎么能还!”
  冬至被她揪着耳朵,却不肯松开烧烤,直往后躲。结果耳朵又被冬颖拧得生疼,眨眼功夫,眼睛都染上了层生理水雾。
  瞧他那可怜样儿,冬颖按着他额头轻轻往后一推,然后松开拧他耳朵的手。
  她没好气,“德行。”
  “嘿嘿。”
  冬至好了伤疤忘了疼,刚一重获自由,就又朝司笙凑了过去。
  司笙哭笑不得,“先去电梯吧。”
  “好嘞。”
  冬至对她言听计从。
  抬手摁了摁眉心,冬颖甚是无奈地跟在二人身后。
  还好冬至喜欢的人是司笙……
  傻乎乎的样儿,碰到个黑心眼的,估计让他去卖肾都能不假思索地答应。
  ……
  此番相遇,三人终于在告别时,想起可以留个联系方式。
  杵在电梯口,司笙加了二人的微信,然后跟二人告别离开。
  她走后,电梯门缓缓合上。
  冬颖摁了电梯“15”的按钮。
  拥有偶像微信的冬至,兴奋感还未散去,见到亮起的按钮,说:“妈,我住11楼。”
  斜乜着他,冬颖淡淡道:“收留你吃一顿烧烤的时间。”
  “真哒?”
  冬至难以置信。
  他家冬妈竟然还残留有母爱之魂!
  读出亲儿子的言外之意,冬颖威胁,“找事儿?”
  “不敢。”
  冬至连忙道。
  这时,电梯“叮咚——”一开,冬颖大步走出门,冬至还在因见到司笙开心,屁颠屁颠地跟在冬颖身后。
  冬颖刷卡进门。
  “妈,你每年这时候来看的人,真不是我爹吗?”
  冬至一进门,就东扯西扯的,扯到了这一话题上。
  自打冬至懂事起,每年这个时候,都会见到冬颖来东峰镇扫墓。
  据说,东峰镇是冬颖的家乡。
  而,被扫墓那人……
  冬至一度觉得那是他爹,可是,冬颖从来都不认。
  冬颖惊奇地瞥他,“你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哪来的爹?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备受打击的冬至打开烧烤袋子,搬着板凳搁桌上吃。
  过了片刻,冬至又说,“冬妈,你说我一点都不像你,那我是遗传了我那素未谋面的爹?”
  冬颖鄙夷地盯着他,“他要是你这样,我能看得上他?”
  喏,这不还是有爹吗?
  冬至不戳破她,而是喜滋滋地继续问:“那我爹——”
  “少废话,吃你的烧烤。”
  冬颖开了瓶水,将其放到冬至手边。
  冬至埋头吃烧烤。
  消停没多久,冬至这小话痨又开始叭叭,“我们下一站收官,在沙州。上次我去青山镇录综艺的时候,你不是去了趟沙州吗?有没有什么好吃的、好玩的推荐?”
  正在拉窗帘的冬颖,闻声一顿,神情复杂地看向冬至。
  随后,手臂一抬,窗帘被拉上。
  她不咸不淡地叮嘱:“推荐没有,把你的小命守好了。”
  “冬妈你在担心我吗?”
  正在啃鸡爪的冬至惊奇地回首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冬颖没搭理他。
  ……
  冬至没久留,吃完就跑了。
  助理肯定会看到他的“直播犯罪”,气得火冒三丈,现在电话打不通,绝对会急得上蹿下跳。
  冬至怕他担心,将犯罪成果扔到冬颖房间,就风一般地溜了回去。
  不多时,洗完澡出来的冬颖,瞥见满桌的狼藉,登时气不打一处来,恨不能一脚踹开冬至房门、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。
  嫌弃地拧着眉,冬颖把垃圾拾起来,一股脑全扔垃圾桶里。因有余味儿,又封紧了塑料袋。
  收拾过后,都到零点了。
  冬颖准备关灯睡觉,可目光忽又瞥到扔沙发上的背包,略一顿,她走过去,勾着背带将包提起来。
  背包拉链一敞,露出里面的小木盒,她将其拎出来。
  手指往上一推,木盒被掀开。
  那是一只雕工细致的金杯。
  价值连城。
  ——正是段二虎家前不久被偷的那一件古董。
  *
  次日,凌晨三点。
  严重睡眠不足的司笙,在电话轰炸之下,烦躁地发动车辆,在寂静的车道上狂飙,一路开到综艺拍摄的目的地。
  “不好意思,司小姐,让你起这么早。”
  朱副导笑脸相迎。
  不过,仍旧在司笙烦躁不爽、裹着杀气的危险眼神里,让笑脸破功三秒。
  ——这位祖宗一看就是有起床气的。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司笙微黑着脸,暗自磨牙。
  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  她忍。
  拍摄于五点进行,但NPC需要提前抵达目的地,做造型、看台本、记流程。
  凌晨四点半,司笙打着哈欠,将手中台本一搁,拨通了凌西泽的电话。
  “祖宗?”
  电话接通,传来凌西泽困倦的嗓音,沙哑磁性。
  好听。
  司笙斜坐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,单手支颐,应了一声,“哎。”
  “这是做噩梦,梦到我出轨了,不放心?”
  凌西泽低低一笑,非常温柔体贴地给她找理由。
  “早起开工呢,”司笙抱怨了一句,尔后理直气壮,“独早起不如众早起。”
  哦了一声,凌西泽立即道:“我这就去帮你叫萧逆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司笙无语凝噎。
  “几点开工?”随口一问,凌西泽笑笑道,“我陪聊。”
  “马上。”
  “那这是?”
  凌西泽搞不懂了。
  司笙直白道:“不知道为什么,想到你在安心睡觉,我就很不爽。”
  “……”
  你这叫有火没处撒,拉着亲·男友活受罪。
  不过,凌晨电话没打给野男人,而是打给了自己,凌西泽还是挺满足的。
  “司小姐,嘉宾快到了。”
  节目组有人来通知。
  司笙答应了一句。
  尔后,跟凌西泽道:“先挂了。”
  “好。”
  凌西泽声音低哑又温柔。
  起床气因这通电话,被清扫大半。
  将手机一收,司笙往后院走,结果前脚刚一抵达,嘉宾后脚就到——
  段桐月。